小曦子

【路娜】答案

我哭了 真的爱路飞需要多大的勇气啊qwqqqqqq

五月冬至半:

PS:之前投稿给娜美吧的一篇吧刊文,今天突然翻到决定备个份╭(╯ε╰)╮



ONE PIECE/路娜同人/短篇

【壹】

离开新世界以后,这还是蒙奇·D·路飞第一次见到自家航海士小姐的眼泪。

跟黑胡子的第三次正面对决轰轰烈烈僵持了两天两夜难分上下,最后终于打赢却也丢了大半条命的船长先生已经躺在桑尼号上昏迷了整整三天三夜。

草帽海贼团的船员们都因为船长的严重伤势心情低落。一直坚持守在床前悉心照顾的船医也终于因为体力不支在第三天晚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所以当半夜终于恢复意识的路飞睁开眼睛的第一刻,就看到了背靠在自己床边低声啜泣的娜美。

哪怕浑身缠着厚厚的绷带,路飞还是动作灵活的伸长了手臂一圈一圈的裹紧了哭泣不止的航海士小姐。

给这突然缠在腰间的手臂吓了一跳,来不及做出反应,自己白痴船长BLING BLING眨巴着的大眼睛就已经近在眼前。

遍布着伤痕的脸这么近的摊在眼前,娜美原本就纠结成一团乱麻的心更加难受了,她瘪着嘴噙住眼泪,为了控制自己就快喷薄而出的情绪整张脸都用力的绷紧,可黑暗之中路飞仍是感觉到了有什么滚烫的液体滴落在自己脸上。

这下一来原本就着急的船长先生更加不知道怎么办了,他缠绕在在她腰间的手也不自觉加大了力度,一圈一圈紧的让原本就忍得很难受的娜美更加难受了。

“哎——娜美娜美你怎么了,”路飞一脸冷汗的拧着眉,把她圈在身前让自己一时间也动弹不得,“你不要哭啊,不要哭啊娜美——”

没想到这越说哭的就越厉害,航海士小姐那双清亮的眸子一时间像是变成了深不见底的两汪泉水,眼泪哗啦哗啦的往外涌个没完。

最后实在着急到不知道该怎么办的船长先生想着怎么也得让她停下来,手上一使劲把她往怀里一带,跟着神奇的事就发生了。

贴在船长胸膛上的航海士小姐很快停止了哭泣。她细声的一下一下吸着鼻子,在汹涌的情绪终于平复下来以后,她在他的怀里不安分的动了动,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以后,整个人终于安静了下来。

贴在他全都是伤的胸膛上,娜美几乎是屏住了呼吸般小心翼翼。怕自己不小心碰疼了他,怕自己的眼泪滴落在他还未愈合的伤口,也怕他下一秒就会推开自己。

可幸在这样奇怪的状态下她还能清清楚楚听到彰显他真实存在着的有力的心跳声。

这一下下的,不间歇的属于他的心跳声,终于抚慰了娜美的心。

而原本急得浑身冒冷汗的路飞也终于如蒙大赦的在她头顶重重的吁了一口气。

【壹】

隔天中午,桑尼号厨房。

“呦嚯嚯嚯,路飞桑你终于醒了,呦嚯嚯嚯……”扛着小提琴的骷髅音乐家笑的下巴都快掉到地板上,来来回回的绕在船长身边摆着各种奇葩的造型。

“路飞,你已经三天没吃饭了,我帮你留了好多好多肉。”点着一根烟的厨师先生慢悠悠的端着托盘走到餐桌边上来,一边还非常不要命的踩了几脚一旁早就半醉的剑士先生。

“嗯,香……吉,谢……啊骗人布,你干什么!!!”包着满嘴的肉连话也说不利索的路飞突然间看到了在桌子一角夹起一块肉就要往嘴里送的乌索普,立刻伸长了手臂夺了下来。

“喂,色河童,你刚刚是踩到我了吧!!”原本还倒在地板上呼呼大睡的绿藻头剑士满嘴獠牙 的站起来,握着腰间的三把刀就要冲上去跟金发厨师拼个你死我活。

所以在厨房里你们看到的是这样一幕。

一块肉也没蹭到的骗人布歪着嘴在餐桌边上嘟囔,已经在门口拉开架势打算干架的一绿一黄吓坏了原本还在鼻孔里插着筷子给大家即兴表演的宠物狸猫,没能劝架成功反而给无意中伤的乔巴噙着眼泪啪嗒啪嗒跳下餐桌去找在一旁看书的历史学家小姐。

变态机器人先生也异常亢奋的坐在大口大口吃肉的船长边上,Super——Super的摆着各种让人不下饭的造型,所有的一切延续着草帽海贼团日常生活的正常步调,唯独在这好不热闹的场合,缺了航海士小姐。

【叁】

“喂,路飞,娜美桑怎么了,今天一大早开始就没见到她。”已经重新给自己点着一根烟的香吉士整了整西装上刚才打斗留下的褶皱,一边对还在疯狂进食的船长发出提问。

这一问反倒是吓得原本吃的正欢的船长先生一下子噎着了。

满嘴都是肉的船长拍着胸脯大口大口的喘气,直到不知道从哪长出来的手给自己递过来一杯水,差点被噎死的路飞终于吐着长舌头瘫倒在地,摸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说了几声“吃饱了吃饱了。”

关键时刻特殊技能也是一种救命方法。没等金发厨师继续问下去,倒在地板上呼噜呼噜睡着了船长先生总算逃过一劫。

谁能想到昨晚上哭个不停的航海士小姐后来就这么倒在船长先生怀里睡着了。

给她老人家压的大半夜不敢翻身,不能动弹,连气都不敢大声出一口的路飞直接就从半夜那会醒来以后就保持了一个姿势直到天亮。

等到早晨娜美揉着酸疼的眼睛坐起身子来,还以为终于可以松口气的某人不想下一秒就被航海士小姐尖锐的声线震得差点没从床板上滚下去。

来不及等他张口问怎么了,用手捂着眼睛转过身子来的娜美已经顶着他的脑袋不容置喙的传达了命令。

“听着!路飞!我今天要待在房间里一整天!!你要看着大家谁都不能来打扰我!!”

搞不清楚状况的船长先生费力的咽了一大口口水,跟着很快把头点的跟捣蒜似的。

在草帽海贼团一直有这么条不成文的规定。

那就是无论何时航海士小姐说啥就是啥好嘛!

可同时你要清楚,让路飞去说一个天衣无缝的谎,这件事情的困难程度不亚于让你把地球变成方的。

所以他干脆啥也不说,倒头大睡这就对了!

【肆】

三天后,返航途径新世界一座不知名的小岛。

在航海士小姐“公平又权威”的分配下,留在船上守船的是路痴剑士,变态机器人跟橡皮船 长。

前两者是无所谓啦,可当娜美的手指点到自己头上时,早就背着香吉士给的肉便当做好了登 岛准备的路飞不高兴了。


他耷拉着脑袋看着往岛上越走越远的一行人,嘴巴撅到一边呢喃着“娜美偏心娜美偏心”,一边还是乖乖的盘腿坐在甲板上没有违抗命令的跟着大部队。

跟黑胡子的那一战的确够呛,虽说只要吃了肉就精神百倍的路飞早在三天前醒过来开始就一直不停进补营养,然而身上的伤仍旧没有完全愈合。

秉承着“我是船长,我行我素”一贯作风的路飞最后还是留在了船上。幸好在揭开装满了肉的便当盒以后,原本down到冰点的坏心情一扫而光,他捧着便当就笑眯眯的吃了起来。

直到走出很远以后,娜美才回过头来朝岸边观望。

那抹红色模糊的在视野里蹦蹦跳跳,她原本悬着的心也就一点点放了下来。

前些日子那一战,他受了太重的伤。虽然这家伙总是咋咋呼呼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满不在乎, 可作为航海士的自己绝不能这么置身事外。

哎,等等——作为草帽海贼团的航海士吗?

答案仅仅是这样吗?

娜美不安的收回了越发要固定在那一点的视线,转身的时候一如既往的扬了扬自己橘色的 波浪长发,哪怕根本没有人注意到自己这些极其细微的小动作,却还是心有不安的抿了抿 嘴,才重新往前走。

已经追究不清楚这些泛滥的有些多余的感情是从什么时候在心里扎根的。 也早就无从说起这越发从他身上移不开的目光是哪一天开始养成的习惯。

只是等到娜美发现的时候,它们已经如同在小花园里伸展开来的参天大树,密密实实的枝桠覆盖了她的整个左心房。

那天晚上四下无人时才敢流下的眼泪,那个时候他无心给予的拥抱,那天早晨因为自己红肿的双眼别扭着不肯出门时对他撒泼,无辜的眨巴着眼睛的他的可爱模样。

只知道自己心里的某个角落已经一点点下沉,那些无心的触碰更是加快了沦陷的速度。

【伍】

等到船员们归巢已经是傍晚。

看船的是抱着三把剑在桅杆上呼呼大睡的索隆,在船舱里给桑尼号添加燃料的弗兰奇,还 有……不知去向的某个白痴船长。

娜美恨恨的咬了咬牙,前一脚刚踏上甲板,后一脚就“腾——”一声跳下船去,顺着刚回来的路跑了出去。

想起他受伤时染红的床单,想起乔巴一再强调过伤口如果再裂开就回天乏术,想起当初替那 个笨蛋绑扎伤口时那一道道深进她心底的裂痕。

笨蛋!笨蛋!

恨恨的想着要如何找到那个白痴给他当头一记爆栗,可结果跟着急促的脚步一起的却只有娜美怎么也止不住的眼泪。

遍布荆棘的树林在入夜以后难以辨清脚下的路,可焦心的娜美只想要快点找到她要找的人。脚从杂草丛上踩过发出嘎啦嘎啦的声响, 等到娜美已经跑到岛的另一头,顺不上气的弯下身子,这才看清楚了自己已经鲜血淋漓的小腿。

一条条细长的口子横七竖八遍布在两条小腿上,伤口末尾处都渗出了鲜血。虽说被草木割开的伤口都不是很深,可这数量庞大累计起来的疼痛仍是让后知后觉的女孩倒抽了一口冷气。

已经入夜的小岛四下寂静,白色的月光倾泻在小岛周围的海面上。娜美抬手抹了把汗湿的脸颊,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她望着波光粼粼的海面重重叹了口气。

“路飞你这个白痴。”

她在嘴里轻轻呢喃,平常总是挂在嘴边用来揶揄他的话却换上了极其温柔的口吻。

娜美蹲下身子来扶住自己受伤的小腿,想到自己刚刚这么不顾一切的跑出来,这下船上同时失踪船长跟航海士,大家估计要乱了套了。

还是先回去,再召集大家一起去找那个白痴船长吧。

娜美这么想。

总不能让这份心意昭然于人。

这才是航海士小姐的潜台词。

【伍】

终于站起身子来,拖着受伤的腿蹒跚着往回走。白月光沿着小路洒进整个树林,让这条满是荆棘的小道变得不再那么难走。

可就在娜美刚刚费力的走了两步的时候,跟着从她左边的林子里传来了那个不能更熟悉的声音。

“南边的岛,真是暖和,菠萝好吃,脑袋发热,笨蛋白痴……”

他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几乎就要往她心里撞。

在白色月光下越来越清晰的那张脸,最后终于完完整整呈现在娜美的视野里,就像是转动钥匙时终于对上了齿轮,“咔擦——”一声扭开了娜美的心房门。

脸上明明还贴着纱布,那件敞开着的红色褂子上沾满了泥土,他一只手兴高采烈的挥舞着不知从哪捡来的树条,一只手紧紧抓着肩上背包的袋子。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背包里装的一定是他最爱的肉便当。

声音戛然而止。

来者像是机器人被一时间摁下了暂停键,他没来得及收回的手都纹丝不动的停在半空,仿佛 瞬间成了一尊雕像。

可细心的娜美还是看到了他脸上越冒越多的冷汗。

下一秒,正当娜美朝着他的方向迈出第一步。 方才石化的某人又立刻COSPlay成动作敏捷的猴子,丢下一句“娜美,我错了!”就蹭蹭蹭飞出去老远。

一时间空气里又只剩下他逃跑时扬起的灰尘。

小腿的伤口突然剧烈作痛,没有了力气的娜美再次蹲下身子,看着伤口流出的血一点点将自己脚下的那一小块土地浸染成猩红色。

再后来,熬红了眼眶的航海士小姐还是没能成功忍住眼泪。

所以说他是笨蛋。

那个不解风情的笨蛋。

她的心里装满了他,可他的心里却容不下爱情。

从来都是那么骄傲的自己,绝不容许自己为一份感情低三下四的自己。

可为了他已经多少次变得不像自己。那些担惊受怕的心情,那些拼命忍也忍不住的眼泪,那些想要试探却迟疑的沮丧。

你看看,他根本都看不到呀!

可为什么,她偏偏就是喜欢上了那个笨蛋呢?!

路飞!你这个白痴!

你这个白痴!!

你这个大白痴!!!

【陆】

天知道那个白痴是什么时候又回到自己身边的。

他要不围在自己身边上窜下跳的表演着各种杂耍,要不就拧着自己的脸摆出各种不忍直视的表情,他还不停的念叨着“娜美你看看我嘛”,“娜美是我错了”,“娜美你不要哭嘛”。

可心里越来越委屈的娜美根本听不见其他的声音,她别扭的一直躲闪着就是不想看他的脸。

突然间有谁掰开了自己叠在膝盖上的双手,跟着眼前一黑,她整个人就跌进了一个厚实的胸 膛里。

大脑当机的瞬间她停止了哭泣。

没错,那个白痴船长紧紧抱住了哭泣不止的航海士小姐。

他胸膛里有汗水的味道,还夹杂着一股莫名破坏气氛的肉的味道。这样的姿势对他来说太陌生了,以至于他缠绕在自己背上的手就根本消停不下来,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都找不到一个适合的安置处。

跟着她听到他在头顶上重重吁了一口气。

“果然这招最管用了。”

这下好了,刚才不那么大意差点给这份突如其来的“表 白”搅的天旋地转的航海士小姐很快流了一身冷汗。

“咚咚咚——”

航海士小姐出了名的嘎啦嘎啦铁拳亮出来,给这个白痴头顶增添了一排热乎乎的大包。

【柒】

翌日上午,桑尼号甲板。

“路飞!!你擅自跑出去害娜美桑受那么重的伤!!!今天罚你午饭没有肉吃!!!”燃烧着愤怒火焰的金发厨师一脚将某个偷溜进厨房的橡皮人踹下甲板,一边又扭着他那特殊材料的身子眼冒红心的给躺在甲板上的历史学家小姐送咖啡去了。

“喏,娜美……”刚给踹下来的路飞苦哈哈的瘪着嘴,蹦着跳着蹭到航海士小姐的身边,试图让她帮自己说几句好话,“娜美,我想吃肉。”

背对着他侧躺在甲板长椅上的娜美没有说话,感觉到那个白痴用手指试探着戳了戳自己的 背,昨天晚上他搂着自己的时候不知所措的模样就突然浮现出来了。

他是不谙情事的少年,所以他才才会连那样一个拥抱都别别扭扭的。

可是昨天的他也好,第一次拥抱那天的他也好。他滑稽的表情跟他不算温柔的拥抱,只因为不想让她掉眼泪。

这样,还不足够吗?

这样,已经很足够了。

娜美坐起身子来,看也不看路飞一眼,就大声叫唤正打算往厨房走的香吉士。

“香吉士君,不让那个白痴吃肉的事还是算了吧,”她佯装不耐烦的皱了皱眉,“要不我会给他烦死的。”

“是!!!娜美桑说行就行!!”拍着手的香吉士一个劲的点着头,满天欢喜的应承下来。

“哇哈哈哈哈!!!娜美你真好!!”

已经往房间走的航海士小姐微微驻足,余光里瞥到那抹红色手舞足蹈的模样,在没有人注意到的方向,她幸福的扬起了嘴角。

没错,作为草帽海贼团的航海士,娜美觉得自己有义务让船长先生吃到他最爱的肉。

就像他觉得自己有义务不能让自家航海士小姐掉眼泪一样。

作为蒙奇·D·路飞的航海士。

答案,本就没那么复杂。


END

评论

热度(130)

  1. 小曦子五月冬至半 转载了此文字
    我哭了 真的爱路飞需要多大的勇气啊qwqqqq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