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曦子

{冲神}#文艺三十题之前后桌#

(完全跑题的)#文艺三十题之前后桌#

CP:冲田总悟×神乐

预警:ooc是我的,甜是他们的

(拖了一个多月的)冲神日贺文(没见过吧)

————————————————————

-1.0

“喂,那边那个眼镜。对,就叫你呢。中国妹逃课了?你不知道啊,那就去死好了。”

 

志村新八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黑边圆框眼镜,在看着干净整洁的制服上摩擦几下后,一副无可奈何又心满意足的样子重新戴上它。


志村新八,本体是眼镜,神乐的邻桌兼邻居。当他听姐姐说隔壁搬入了一个来自中国的女孩子时,就不自觉地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想法,即未来的日子将会和她有说不清的纠缠。


但他没想到是这种“纠缠”。

此处特指被神乐的前桌——冲田总悟无故挑衅。


眼镜阿宅推了推本体,对当代青年男女缺乏勇气直面感情问题而是傲娇地将相爱隐于相杀之间的行为表示不屑。

毕竟像他这么坦荡荡的男子汉从来都是大胆表白自己对阿通的爱。

 

0.5

那么小神乐究竟去哪了呢?

没有什么神秘的啦,不是便衣辅助警方打击黑恶势力,也不是翘课去看银他妈真人版电影,她只是重感冒在家卧床休息罢了。


窗外那棵五米高的大树上还是爬满了知了,扰人的蝉鸣声和从窗缝源源不断灌入室内的热风一起昭示着难熬的炎炎夏日仍未结束。


室温三十三度,神乐蜷在两层被子窝成的小房子里依然觉得冷。落在枕旁的体温计上显示的数值比正常体温高了一度多一点。


“在家好无聊……想回学校阿鲁。”

比以往明显蔫了十万八千倍的沙哑嗓音从被子的缝隙里挤出,又被空荡的房间吞噬,孤单的人连回音都不配拥有。


挣扎着爬出被窝喝完杯中所剩无几的凉白开,又瘫回去,眼神四处游移,最后落到放在书包旁的红底假眼眼罩上。

前桌冲田总悟的眼罩,不是同款,就是他本人使用的那个。


“臭小鬼没有了眼罩,午休时间就和本姑娘一起难熬吧!让你平时捉弄我,活该阿鲁!”


自言自语过后蝉鸣更亮,人更显寂寞。烧得晕乎乎的神乐耍脾气似地朝窗外喊了一句“别吵啦!和臭小鬼一样烦人!”


不料竟有回响乘风而入,“哟,在家都不忘惦记着我。母猩猩既然有活力骂人,怎么不回去上课啊?”


诶?冲田总悟大中午的居然不懒懒地趴在教室的桌子上睡觉而是出现在母猩猩家楼下?不对不对,他怎么会知道小神乐的住址呢?!


-2.0

这个嘛……


碰巧中午回家取东西,秉持着“热闹不看白不看”原则、于是站在窗户旁嗑瓜子的邻家姐姐——志村妙遥想起久远的一天放学时,小神乐气鼓鼓地往嘴里狂塞醋昆布,消灭完一袋后又愤愤地跟新八吐槽,“冲田那个臭小鬼居然敢说我平胸?!拜托,本姑娘现在还是个十六岁的花季少女,未来也会前凸后翘、拥有魔鬼S型身材的好不好?要不是我心胸宽广坦坦荡荡不和他计较,否则早就把他打趴跪着叫女王大人阿鲁!”


以上言论清晰地传入提早回家站在同款位置看风景兼等待弟弟和神乐的阿妙耳中,正准备转身离开时,她不经意地发现视线范围内有一个浅棕色头发的男孩戴着口罩、插着兜跟在那俩孩子身后,倒也不鬼祟,一副光明正大的样子。


为什么断定是跟踪呢?谁让他视线如此火热地盯着小神乐啊?!视力3.0的人都看得出来他带有强烈的目的性啊!!要不是无意间露出T-Shirt上的“S”具有极高的辨识度,阿妙就顺手抄起窗台上的花盆砸过去了。

 

啊……原来是这样……看来long long ago冲田总悟对神乐产生的兴趣就浓厚到要尾随她回家了呀。


真是口嫌体正直的少年呢。

 

0.75

“嘭”

是小石子碰撞玻璃的声音。


“开窗,母猩猩的饲料投喂时间到了。”

是冲田总悟激神乐的声音。


“我看你是几天没被打欠调教了吧?即使被病毒侵入你还是打不过我的阿鲁!”

是神乐从被窝里跳出来,一把推开玻璃窗后双手撑在台上,半身外倾向冲田总悟反击的声音。


“咻”

是楼下人往楼上投掷的不明物体划破沉闷空气的声音。

 

神乐往室内闪躲的同时伸手抓住那个不明物体。

定睛一看,一包辣味仙贝。

她挑眉瞪眼怒视正叉腰、拽得二五八万站着的冲田总悟,发烧的脸颊是淡淡的粉红,一张一合的嘴唇缺水而纹路明显,其中蹦出的声音略微沙哑且中气略显不足,“你是魔鬼吗?!给感冒的人送辣味仙贝?!”

 

“咻”

这回是一个封好的牛皮纸袋。


神乐皱皱眉头,不解地问:“不会是炸药吧?”


“你脑子烧坏了吗?不要就还回来。”冲田总悟没好气地呛道。


“知不知道中国有句古话叫作送出去的东西泼出去的水,袋子在我手里了就别想拿回去阿鲁。”


说着神乐把双臂伸直,仅用拇指和食指提着纸袋的边角拉到与躯体直线距离最远的地方,然后小心翼翼地撕开一个口子,好像真的害怕他在里面放了什么了不得的违禁品,结果是各牌感冒药和枇杷膏。


什么嘛……真叫人意外……难道是臭小鬼良心发现导致本姑娘发烧感冒的罪魁祸首是他了? 这么突然的好意让人很不适诶!鸡皮疙瘩都起一身了!


 “喂喂喂母猩猩的内心独白就不用说出来了吧?说了也就算了,都是吐槽闹哪样?谢谢是不存在于你们猩猩族字典里的吗?”


“和病号吵架,你超没品诶,怪不得拿错别人的伞,害别人只能冒着大暴雨回家,因此患重感冒也没有一句道歉,这样一辈子都做不了gentleman的阿鲁。”


“你又不是lady我为什么要做gentleman?药自己看着吃,不懂就去问隔壁眼镜的姐姐。这破锣嗓子枇杷膏就好好喝,虽然你平时的声音不见得多好听,但更难听的话坐在你后面也太折磨人了……”


“闭嘴阿鲁!”


神乐觉得自己大概是被冲田总悟这一波操作气到血液直往上涌,所以脸颊和耳朵才会滚滚发烫,仿佛被小猿不知轻重地打了十层腮红,甚至蹭到了耳朵上;原本略显病态的苍白现在看来都像是身体健康而白里透红的样子。


刚才随装凶话语扔出手的纸团因为力道不够只是轻飘飘地落在冲田总悟跟前,“乱丢垃圾、没素质”本人的小手还有些无力的发颤。

 

此时一阵微风吹过,带着潮湿而闷热的空气卷起两人的发梢。


-1.0

“你根本就是个不良臭小鬼吧?!”


“你以为你又是什么优等生女孩?”


“喂!又皮痒了是吧?!”


“哪里哪里,昨天我可是认真洗了半个小时的澡。”


“可真是太恶心阿鲁!几百年才好好洗澡的脏脏包,简直是比大猩猩还肮脏的存在。”


“哟,近藤老大,”冲田总悟转身拿起神乐桌上的一本四厘米厚的硬皮词典,狠狠地砸到正趴在窗边满脸痴汉笑偷窥志村妙和九卫兵说笑的近藤勋头上。“你的族人说你坏话喔?”


然而将偷窥志村妙视为人生重大事业的近藤除了揉揉被砸中的地方外并无其他反应,本想挑事的冲田总悟无趣地嗤了一声,拉下眼罩趴到桌上准备睡觉。


吵架吵到一半就突然停止,神乐气不过又不愿唱独角戏,只好在睡着的冲田身后比了个除了自己没人能看到的中指,并暗下决心等放学后留下来把他的眼罩拿走,「看你明天还怎么睡,哼。」


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打响后,神乐拉住澄夜蹦蹦跳跳地往校门走,她晃着澄夜的手,嘴里嚷着要去吃红豆冰,结果澄夜说自己家里今晚有宴会,没法陪她。看到噘起嘴脸鼓鼓、满脸写着委屈的神乐,澄夜微微笑着安慰她说明天再请她吃。


“那好吧……明天一定要陪我喔。呀!天灰蒙蒙的,感觉要下大雨了,我得回教室拿伞,澄夜你……”


“我没事的,今天父亲派人来学校接我了,神乐酱要注意安全呀,明天见。”


“拜拜!”


神乐挥别澄夜后匆匆跑回教室,虽然门已经锁上,但大家习惯地留了一扇窗户没锁。她一把推开窗,轻松地翻跳进教室,大气没喘一口地冲到冲田的座位旁,开始翻找他的眼罩。


她知道的,午休结束后冲田总悟会慢慢地直起身,打一个大大的哈欠,然后伸个懒腰,椅背都快靠到她的桌上。天气好的时候,神乐会抬手遮挡迎面而来的阳光,从指缝中可以看到午后和煦的光笼着他棕色的发,穿过这一切的余光和所形成的阴影就会洒在她的手心里,不知名地暖得发痒。


“呀!”神乐用力地摇了摇脑袋,把自己从浮想中拉回现实,“我可是来拿眼罩的啊!”


好在冲田总悟对眼罩这方面并不上心,只是随手塞进了抽屉里,神乐轻易地便翻出来放到自己的书包里。


“轰隆——”“哗——”


猛地抬头看向窗外,自己刚刚为了瞒过澄夜回教室而撒下的谎言居然成真了,神乐只好真的拿自己放在教室的伞回家。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计划赶不上变化。


她百分之两百确信自己放在教室后方储物柜里的雨伞不见了。神乐气得翻了个大白眼,怒嚎:“这就是所谓因果报应吗?!!”


此时教室理所当然地只有神乐一个人,本就不愿主动向他人求助,外加心情十分复杂,神乐把门窗锁好后在教学楼下站了十分钟,见雨势没有转小的倾向便将包举到头上,抱着 “能挡多少是多少、挡不住就算”的破罐子破摔心理走回了家。


毫无疑问的,哪怕是身体素质算得上3Zno.1的神乐,在淋倾盆大雨、像个落汤鸡一样走回家,且穿着湿冷的衣服缩在浴缸里发呆长达一刻钟后,也光荣地感冒了。


而且,是那种一年一遇的、远超自己想象程度的重感冒。


尽管她第二天强撑着身体来到了教室,课却是一点都听不进去了。不过神乐意外的注意到,冲田总悟从包里拿出的那把透明折叠伞,十分眼熟,好像……就是她昨天死活找不到的那把伞。


然而没力再去和他打一架了,就连争论的力气都提不起来。


神乐异于往常的模样在第一节课后就被坂田银时察觉。自然卷难得的负责任,给神乐开了三天的病假条并亲自送她回去,当然,也有一点想要偷懒的嫌疑。


于是,病恹恹的神乐就这样开启了她意料之外精彩的养病副本。


1.0

“一定是上天早就料到你要偷我的眼罩才会安排这出闹剧,不过你的伞是不是太小了?昨天山崎那家伙没带伞硬是要和我挤一把伞,当然他被我踢走了,不然我估计得湿半边……”


“你这混蛋到底要说什么啊!拿错伞直接道歉会死啊!”


“咻”


“我又没错,有本事就早点病好来学校再战。”冲田总悟扔东西的同时留下这么一句话,便转身离开。


这回神乐手中接住的,是一把全新的花边雨伞。


——fin——


真实的写到自闭……五年了我还是hold不住冲神的个性……

总之很感谢你愿意阅读到这,以后会继续努力揣摩的(土下座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