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曦子

《的》

「的」篇
糖锡
短完古风OE
@小曦子
—————————————————————
[1]
“第五次了。”
闵玧其低着头,阴影打在他的上半张脸,看不清眼底的情绪,只让人觉得诡异莫测。他开始缓缓地扳手指。
拇指,“一次。”
食指,“两次。”
中指,“三次。”
无名指,“四次。”
小指,“五次。”
“锡锡,都说事不过三,如今已五次,为什么你还在不断地挑战我的下限?是我对你太温柔了吗?”
平日里低沉而迷人的醉嗓在这个因透不进光而阴测测的屋子里听起来有种教人脊背一凉的味道。
闵玧其转身摔门而出,“砰”的一声巨响,结实的花梨木门碎为齑粉,一阵狂风袭来,卷起满地粉末,给院子添上几分幽深的色彩。
“捉人我不行,捉鹿倒是一把好手。”

[2]
“呼…呼…可算是快到家了…得赶紧找到金南俊那家伙帮我把身上的咒文解除掉,估计就是这些鬼玩意害我每次都被抓回去,不然谁知道这次又要遭什么罪。”
郑号锡躲在黯山上一片密林中的山洞里,气喘吁吁地小声念道,如果不出声他怕是要害怕到不知如何是好的地步,身上也因精力消耗过大而显露出属于鹿的生物特征。
短小柔软的尾巴被闵玧其系上解不下来的铜铃,这是第二次逃跑的惩罚;
有着漂亮弧度的鹿角同样被闵玧其贴上撕不下来的纸符,这是第三次逃跑的惩罚;
较绸缎衣物更加细腻光滑的后背甚至被闵玧其用他的武器——毛笔刻画上不明用途的符咒,这是第四次逃跑的惩罚。
“在你心脏的位置烙上只能听命于我的契约符文,作为第五次逃跑的惩罚。这个,怎么样?”

[3]
郑号锡第一次见到闵玧其是在黯山山脚下的集市里。
正月十五,元宵佳节,再小的镇子也会在县令的呼吁下集结力量弄一个热热闹闹的灯火集市。
当时郑号锡化人形不久,对新鲜事物有极大兴趣的他缠着同样刚化人形的发小金南俊,相约夜晚去集市好好见识一番。结果刚游玩没多久,金南俊就被路旁的说书人吸引而驻足旁听,不耐烦于前朝往事的郑号锡抛下句“戊时镇口再会”便转身离去,开始自己寻找乐子。
他走走逛逛,看着街边的陀螺、小陶人、麦芽糖、虎头面具等好吃好玩的东西,心动不已,奈何手中没有那些人类用的小圆币,卖东西的大爷说什么都不肯给他。后来有个大婶看他实在可怜,估摸着以为他是个走丢了的小少爷就送了他一根冰糖葫芦。
彼时烟花开始燃放,“咻——嘭——啪——”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郑号锡顺着人潮转身想要抬头向天空看去,目光却全被眼前一位长相精致而具有独特风味的男子吸引。那人身着一身带有低调暗纹的黑衣,乌黑的长发束成高高的马尾,衣摆与发尾随风轻动。白皙的肤色在黑的相衬下给人一种羸弱的、病态的错觉,薄唇倒是淡淡的粉色,平添几许人间生气。
突然,那人微笑着向他走来,“在下闵玧其,捉妖道士是也。不知这位小公子?”
郑号锡被闵玧其的笑晃了眼,懵懵懂懂地效仿他回道,“在下郑号锡,黯山鹿妖是也。”
“哦?”闵玧其听罢挑了挑眉,笑意更甚,“这样暴露身份,不怕被我捉走吗?”
“你为什么要捉我?南俊说只有招惹了坏人才会被捉走,我又没闯祸,我不过是来看看这人世间是怎样的情境。”
郑号锡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成功地引起了闵玧其的兴趣。
“那你,要不要和我去更远的地方走一遭?”
“可是南俊…”
“放心吧,我会通知他的。”
“好!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噗嗤,明早可否?”
“可!”

就这样轻易而草率地,郑号锡与闵玧其结为了行走江湖的同伴。
在这几年里,他看过南蛮巫术的蛊灵精怪,赏过江南水乡的诗情画意,闯过西北大漠的荒无人烟,走过中原大地的历史古迹。
郑号锡觉得,自己作为一只妖可谓是见多识广了。
虽然在行走的日子里他也想过回家,但每每被闵玧其劝住或被下一程的风景所吸引,就打消了回家的念头。
直到近些日子,他渐渐觉得自己被闵玧其所束缚,便开始了逃跑计划,可是怎么都逃不掉。

[4]
“怎么会来得这么快?明明就差一点就能回家了…”
郑号锡难以置信地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洞口的闵玧其,企图奋力一搏再逃一次,却还是在冲出山洞后几秒被束缚咒牢牢捆住,双腿重重的跪到碎石遍布的草地上,擦出片片血痕,疼痛使他的眼眶立刻变得湿润。
快步走到郑号锡身边,右手狠狠地扣住他纤细修长的脖颈,慢慢施加力度。闵玧其眼底的狠戾若是化作实体,怕是早就把郑号锡手腕和脚踝处的筋给挑了,让他成个废人也要留在自己身边。
被掐得要喘不上气的郑号锡脸颊开始泛红,同时也渐渐放弃了挣扎。闵玧其看郑号锡安静下来后脑子才变得冷静些,松开了手,任他一手扶地一手轻揉被掐疼了的脖颈。
“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把我困在你身边?我厌倦了这人世,我想回家不可以吗?!”
郑号锡略显嘶哑的嗓音咆哮着他对闵玧其的不满与不解,下眼睑再也拦不住的泪水点点滴滴地落在地上,被土壤吞噬,被草根吮吸,再也不见。而他的话语也被林间的野风吹散,零落地飘到闵玧其的耳中,却无心粘合完整了。

[5]
闵玧其跪到了郑号锡面前,左手捧起他哭湿了的脸,拇指轻轻地擦去面上仍存的泪水,右手扯开他的上衣,露出精瘦的半身;又凑上前想要亲吻他脖颈泛红的掐痕,却被后仰一步躲开了,而此时,闵玧其右手不知从何处拿出一张通红的像是刚刚经过高温烧制的纸符,左手一把搂过郑号锡抱在怀里,用自己的右胸口将纸符紧紧地压在他的左胸口处。
炽热、烧灼、疼痛,这一切感觉他们二人共享,谁都逃不开。
郑号锡稍微变得干燥的双眼又开始下起倾盆大雨,雨滴落在心口处被蒸发,化作水汽消失不见;开心时会笑出爱心模样的嘴唇被闵玧其吻上,吞没喉咙深处因痛苦发出的哭喊。
“锡锡,”约莫一刻钟的时间,闵玧其才放开郑号锡的唇,同样因疼痛而紧皱起眉头,额头冷汗涔涔,更加低哑的嗓音在他的耳旁诉说道,
“我这辈子都离不开你,所以我这辈子都不会放你走,你情不情愿我不在乎,以困住你的方式我也不在乎,只要你在我身边就行。”
“对不起,我真的很自私,可是因为有了你,我才体会到人生的乐趣;没有你的话,我成为不了闵玧其。”
“你知道吧,没有你我真的很难,所以求你,不要离开我。”

[6]
情人符:铁锈红色,使用时会产生剧烈灼烧感,贴于心口处效果最佳,如二人心口无法重叠则用于胸口即可,用成后将在心口处生成暗红色烙印,如若二人分离超过七日则心力开始衰弱,自分离四十九日后仍未复合则二人心力衰亡至死。

(完)

真的...好狗血哦...可是好爽啊(。
喜欢的话请为我点个赞吧~如果你有什么想法也可以给我留言呀w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