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曦子

《唯》

胡乱定题之 「唯」篇
糖锡
@小曦子
——————————————————————
郑号锡觉得,闵玧其对谁都好。
他刷推特的时候经常可以看到自家关于闵玧其的各对cp粉们,抛出篇篇小作文阐释SUGA是如何“双标”、只对一个人像SUGAR一样地甜宠。
然而合起来讲不就是闵玧其对所有队友都很好很宠吗?
没有谁是特殊的。
没有谁,是被他独一无二捧在手心里的唯一。

闵玧其觉得,郑号锡对谁都好。
他能够看到,在签售会上郑号锡背着感冒不舒服的金硕珍下台,在偶运会上郑号锡把挂在自己身上的奖牌拿下来挂到金南俊脖子上,在寒风凛冽的MV拍摄地给朴智旻严实地拉好外套拉链,猜拳输了就背着金泰亨爬山,在后台帮脖子肩膀不舒服的田柾国做按摩放松,哪怕是STAFF他都会在工作结束后微笑致谢告别。
他也会对自己,撒娇耍宝,偶尔的,更多是在在节目上。
看吧,没有谁是被特殊对待的。
没有谁,是他敢于剖开真心坦诚面对的唯一。

刚出道的时候,郑号锡问闵玧其:“玧其哥,唯是什么?”
闵玧其挠挠头回答:“唯饭么?就是只喜欢一个成员的呗。”
“可是我看到网络上有人喜欢一个成员的同时辱骂其他的成员诶…这又算什么呢?”他顺着闵玧其的思路追问道。
“…不算什么,网络时代给他们提供的不成熟心理展示的机会罢了。这么说吧,我不能强求每个人都怀抱善意对待这个世界,所谓存在即合理,尽管我内心的想法并不想承认这种做法的合理性,但是我仍然选择接受它的存在。作为公众人物,我们所展示出的形象或被喜爱或被指摘不是,并非所有的言论都要听信,要有自己的抉择与判断能力。看到不好的话,不要过多质疑自己的能力,反思可以,沉溺就显得幼稚了。赞赏与责骂都是鼓励我们前进的动力,只有自己变得优秀了,才能给黑酸的人最有力的还击。”
“…我再想想,谢谢哥。”其实我想问的,是这个,又不仅是这个。

那么经久之后,郑号锡给自己的答案是什么呢。

他想,是眼里只有一个人、一件事,遇到这个人、这件事,便心无旁骛,专心致志,全神投入在其上,任四周喧嚣,我自快意安然,哪怕暗地流尽辛酸泪与血汗泪。

如舞蹈之于郑号锡,音乐之于闵玧其。
又如闵玧其之于郑号锡,郑号锡之于闵玧其。

郑号锡知道,自己对闵玧其的偏爱与对旁人的相比实在是偏差微疏。
他不是不想捧着一颗赤诚的心直言对闵玧其的喜爱,不是不想像个普通的追求者一样送上自己最用心准备的礼物。
可是他不敢,仿佛在幽深老林中生活已久的小鹿斑比,探索外界时总是小心翼翼,生怕造成双方无法挽救的伤害。因为是深爱的花儿,以至于会在靠近时恐惧失去。
具有普适性的善意,如同中央空调,可是,他的复杂构造里仍旧镶嵌着只为一人温暖的程序。唯一的密码谁能获取,程序何时能启动,连他自己也不清楚。

闵玧其知道,自己对郑号锡的偏爱已经到了能够让对方有恃无恐的境地。
可那只小鹿总是轻轻地往自己心里踩上一脚又悄然离去,偏不肯安心驻扎在自己为他精心栽培的小森林里。
明明,他的闵式应援会永远捧起郑号锡的场子,会在新年夜里赶回家不让郑号锡一个人孤单跨年,甚至大胆到在镜头前突兀地送出一枝象征爱情的玫瑰……
他想,可能需要一些正面碰撞的直球才能得到打开郑号锡心房的机会。

或许就是这样吧,心上最柔软的地方置放着“唯”的人或事物。哪怕生活中没有坦率地表现出心里的真实情况,只要心里懂得,就会在行动上有所反映。
而这些细枝末节、蛛丝马迹,懂得的有心人一定会发现。

至于郑号锡什么时候敢于承认闵玧其对自己的偏爱,那就由他去吧。

(完)

真的很鬼,不要打我(。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