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曦子

《格斗吧!少年》

防弹炸弹yy产物
珍锡
HE
文by小曦子
——————————————————————
《LOVE YOURSELF 承 'Her'》 “E”版写真拍摄现场。

闵玧其因熬夜作曲而极度缺乏睡眠,坐在一旁的凳子上歪头就陷入了梦乡。
朴智旻和金泰亨在沙袋前被胜负欲所滞,皆想得到超过Highest scores的分数而重复尝试。
田柾国则开始打起节奏游戏,时不时嘟囔几句“听不清音乐”什么的。
而金南俊在苦钓鳐鱼不成后转攻飞镖,侧身,半屈着手臂瞄准板心,“咻”地一下,细长飞镖出手的姿势很是帅气。

“南俊呀,让我试试。”站在一旁围观的郑号锡接过飞镖,看似随性地一掷,却是接近十分的精准。
“号锡真帅啊。”同样旁观的金硕珍也跃跃欲试,然而只扔到了中间偏外环。他看到结果后为自己不太优秀的飞镖技术感到丢脸,不好意思地拍腿一笑。
郑号锡见状搂过金硕珍的太平洋宽肩,侧头问道:“哥,不如去那边打格斗游戏吧,让我见识一下哥的街机实力。”
这么问当然是为了和珍哥独处,精明的小鹿要把握住每一个可以和恋人相处的机会!
“没问题,走,我可不能因为飞镖太差劲给号锡留下不善游戏的错误认知。”看穿郑号锡小心思的金硕珍自然不会拒绝来自恋人合情合理的请求。

两人挥别南俊,来到了位于游戏厅另一端的格斗游戏区。选定两台背靠背的机器,落座,看不到彼此。

快速选择角色,游戏开始。
格斗类街机游戏套路都差不多,平A、蓄力、大招、格挡等简单清晰的技能循环。
拥有一个游戏小分队的金硕珍自是即使是第一次玩也上手极快,三下五除二的工夫就K.O了还在摸索的郑号锡。

你说这金硕珍,操作炫目也就算了,边打游戏小嘴边叭叭叭地念着“J-Hope”*N,赢了之后还要站起身来探头看看正为输掉游戏而懊恼的郑号锡,故作惋惜地叹上一句“J-Hope xi”,一副“你大哥还是你大哥”的欠揍模样让郑号锡很想上演一出现实版真人格斗。
不服输的郑号锡在金硕珍笑着问道“再来一把?”的时候立刻同意,那要一洗前耻的小表情别提多可爱了。

“Start!”
最后一把游戏开局。

郑号锡面无表情地冷静操作着屏幕上的小人,右手手指飞快地跳动摁下四个摁钮出招,左手则摇动手柄前后移动。不过几秒的时间,没有格挡的金硕珍便被打掉了半管血。
转换镜头,可以看到金硕珍晃晃脑袋,嘴里不知又在念着什么碎碎的口头语,但是半血后突然飙起手速使出的一串行云流水般的连招将郑号锡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节节退败。好在郑号锡反应速度还算快,给了金硕珍几个长拳和高踢腿,最后一刻两人皆为残血。

胜负在此一举!

郑号锡正要使出必杀一击之时,金硕珍的横拳打倒了他。

“K.O!”
最后一把游戏结束。

“盒盒盒盒盒”全面获胜的金硕珍开心地笑起来,笑弯了眼,笑咧了嘴。
盘盘皆输的郑号锡看着笑颜如画的金硕珍,在镜头背后撅起了熟悉的人字嘴,心里的小恶魔暗暗骂道:这哥真坏,一盘都不让我赢,还笑话我,哼!不过转瞬小天使又忍不住为金硕珍反驳道:珍哥最后一盘让了我嘛,这样都没赢的确是我不太会玩这个游戏,算了算了,就当和珍哥来游戏厅约会了。

挣扎一番过后的郑号锡就抱着一种和恋人玩很开心,被恋人虐不开心,综合一下就是要傲娇的小情绪和同样拍摄完的金硕珍一起下班回家。
郑号锡和金硕珍回来的早,其他成员都还有事要去公司,所以各自洗完澡后偌大的家里还是只有他们两个人。
金硕珍裹着浴巾,一手拿毛巾擦头发就往郑号锡和朴智旻共用的房间走去。
看到金硕珍过来就猜到这哥要干什么的郑号锡选择坐在床上低着头玩手机,把瘦削而线条流畅的背影留给金硕珍品尝。

“号锡生气了么?嗯?今天打游戏哥没让你赢。”金硕珍走到郑号锡身后坐下,把头搁在他窄且因身材管理而略显单薄的肩上低声问道。
郑号锡不知道有没有人告诉过金硕珍他温柔的蜜嗓压低了声音便会带上几分撩人的缠绵。

他轻轻推开金硕珍的头,“没有的事,哥觉得我是这么小气的人吗?”
“是呀,我们乖巧懂事的号锡怎么会因为这种小事情闹脾气。”金硕珍轻笑,又把头放回去贴着那人散发出的淡淡皂角味的头发蹭来蹭去,直到郑号锡终于耐不住,把带着微怒情绪的视线从不知道什么时候瞎点开的新闻网页上挪到他身上才停下来,复添上一句:“所以为什么回家的路上不像往常一样和哥聊天了呢?是哥失去让号锡喜爱的魅力,号锡不再喜欢哥了吗?很是教人难过呀……”
金硕珍微微皱起的眉头,充盈着悲伤感情的眼睛比平时多蒙上了一层让人看不透的雾。
心善如天使的郑号锡见此连忙收起逗逗金硕珍的心思,他拉过金硕珍的手,满面真诚地否认道:“没有的!我…我不过是闹小情绪而已!哥不要因此难过了,我会一直一直喜爱着你的,只要哥不主动松开我的手…”
“果然是哥最喜欢的号锡啊。”听罢郑号锡真情告白而喜笑颜开的金硕珍抽出自己被郑号锡握住的双手,捧住他漂亮精致的脸,吻上了那笑起来会有个爱心、诉说着对自己饱满爱意的嘴。

“唔...哥,不要在这里...”
“去我房间,玧其跟我说了他今晚要在工作室通宵写歌不回来。”

手动拉灯(

“呀我就是个成天被哥骗的大笨蛋!怎么就忘了哥是从建国大学表演系毕业的呢!”
被吃干抹净连骨头都不剩的小鹿第二天早晨清醒后翻了个白眼,小小声骂道。
他转身看向身侧的金硕珍,嘴角却情不自禁地勾起幸福的弧度。
“早安呀,我的大坏蛋。”
“早安,我的小笨蛋。”

——FIN——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