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曦子

《情人节宜吃兔兔糖》

果珍
HE
情人节贺文
文by小曦子
——————————————————————
三天。距离情人节的天数。
田柾国侧着头趴在宿舍的书桌上,又翻了一次日历,在2.14那个方格里再添好几个圈,用手指抚过,可以感受到纸张的轻微起伏。
“后天...情人节...一定和珍哥呆在一起,什么身份都好。”

田柾国一年前来到首尔求学,在亲哥的帮助下联系上了金硕珍,他在读研究生的师兄,他许久未见的竹马哥哥。
久别重逢当然要吃顿饭庆祝一下,于是金硕珍带着田柾国在校门外的烧烤店从傍晚吃到了凌晨,又把浑身酒气的健壮的弟弟像拖油瓶一样拖回自己宿舍丢在床上,然后自己打了个地铺将就一夜。
金硕珍感叹,酒量这么差劲还要强灌,果然还是那小孩子脾气。
此后两人关系愈发亲近,当然这主要是田柾国的功劳。

五岁。他和金硕珍的年龄差。
关于小时候的模糊记忆告诉了田柾国金硕珍是怎么陪伴他的。
父母总是不在家,照顾田柾国的责任便被丢给了他的哥哥,然而那不靠谱的哥哥抓过与之交好的邻居家的小哥哥——金硕珍,用两块草莓蛋糕就雇佣了这位廉价劳动力来带孩子。
那时候金硕珍比田柾国高不少,加上较同龄人宽厚的肩膀更是显得强壮得多。毕竟幼年时期一两岁的差距体现在体型上仿佛鸿沟,总之看起来巨有责任感与安全感就是了。
明明才是一位小学生,却认真负责地像位专职哥哥一样,带刚读幼稚园的田柾国在住宅附近的公园玩耍,教他折可以飞很远的纸飞机,然后在娱乐器材上站得高高的把刚折好的飞机用力往外一抛,比比谁的飞得更远;还会自掏本就没多少零花钱的腰包给他买冰激凌和瓶装汽水,只因为他说好热。
怎么看都是一场亏本生意对吧。
大约在田柾国刚上中学时,金硕珍因为父母工作更换的原因举家搬迁去了首尔。自那之后田柾国再也没见过会叫他“小糖果”的邻家哥哥。
直到他考上同样位于首尔的建国大学。

其实若是有人问田柾国,金硕珍到底好在哪让你这样念念不忘,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可能是脑海中遗留下的一点点美好回忆加上青春期旺盛荷尔蒙的催化作用,金硕珍就在他心底成了一束久不能忘怀的白月光。

终于到了,二月十四。
田柾国在前一天就发信息问金硕珍14号有没有计划安排,却只得到了“还不确定”这样模棱两可的回答。
可怜的兔子被逼急了直接在哪怕已经日出仍然寒气逼人的早晨七点敲响了金硕珍的宿舍门。

“干嘛这么早扰人清梦啊臭小子……”
金硕珍左手揉着还睁不太开的眼睛,右手就给了低着头表歉意的田柾国的脑勺一个爆栗。
“珍哥,去游乐场玩吧。我前几天从朋友那拿来两张的票差点就忘了它今天过期,不去白不去,那就一起去嘛?”
“呀你就不能晚一点来找我或者发信息告诉我吗?!哪怕你出票也不能挽回我刚刚做美梦的愉悦心情了!”
“顺便请珍哥吃饭!我在网上收藏了好久的网红店,味道肯定不错。好啦好啦珍哥快去洗漱换衣服吧,我去给你买点早餐。”
“噗嗤”金硕珍看着小跑离开的田柾国的背影,不禁笑出了声。

情人节的游乐场,不仅仅游戏设施上被装饰满了红色系的爱心、蝴蝶结等极具少女心的配件,满场手拉着手的小情侣更是增添了浓厚的恋爱气息。
金硕珍抬头看向粉色的摩天轮陷入了沉思,许久说道:“设计师真是好眼光。”
田柾国听罢拉着金硕珍纤细的手腕就往摩天轮的方向走,边走边回头说:“那我们去坐哥夸赞了的摩天轮吧,我还没有在上面看过首尔的市景呢,哥坐过的话就当陪我好吗?”
“嗤,都拉着我走了还需要我的回答吗?”
“......哥你总是这样不给我明确的答复,明明我会尊重哥的意见的嘛。”田柾国停下来转身看着金硕珍,兔子脸上写满了被误解的委屈。
身旁人来人往欢声笑语,充满着情人节甜腻而快活的气息。
金硕珍歪头,咧嘴笑了笑,“那你说说,每次拿着别人送的电影票请我看电影,拿着抽奖抽到的代金券请我吃饭,拿着明明做好笔记的题目来问我怎么做的时候,我都是怎么回应你的?”
“珍哥不过是把我当一个朋友介绍认识的弟弟不好意思拒绝我罢了!”
田柾国心生别扭,又低下头不肯和金硕珍有视线接触,觉得金硕珍在握着他看起来总是突兀不自然地献好的情意嘲笑自己。
然而金硕珍没给他逃避的机会,把他的小脑袋端起来固定住以重新连接两人的眼神交流,然后轻声对田柾国说:“小糖果,我也喜欢你,喜欢得紧。”
田柾国只看到两瓣粉嫩的唇一开一合,金硕珍说的话让他大脑完全当机。
靠啊,原来珍哥早就知道了,真是丢脸丢到釜山去...不对不对,重点是珍哥也喜欢我啊!原来我不是单向暗恋吗?!啊啊啊啊美滋滋美滋滋!!
刚调戏完田柾国的金硕珍看他从懵懵到欣喜若狂的样子,意识到自己是表白的那个人,耳朵和脸颊也不禁红了起来。

“都是天太冷了呀,露出来的皮肤都忍不住要发热供暖了。”
“是吗?那为了避免哥的手也变得红彤彤的不好看,手以后就由我来牵了吧。”从竹马弟弟成功晋级为竹马男友的田柾国笑弯了眼说道。

情人节,真是一个好日子呀。
愿爱与被爱终成眷属。

——FIN——

评论(5)

热度(23)